陈耀磊的爷爷陈保平介绍说,首先表现在曲剧的唱腔与曲胡有着完全统一的音域

 行业新闻     |      2020-04-21 21:27

近几天每到傍晚时分,在市区黄山路科技市场东面,都会有悠扬的音乐声传出,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聆听。记者以为是某位闲暇老人在拉二胡,走近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位年仅15岁的少年正在自家门口“练功”,而且乐器是难度很大被称为曲剧“头把弦”的曲胡。 遍拜名师刻苦练功 音乐声时而铿锵激越,时而悠扬舒缓,手指灵活地在琴杆上上下翻飞,正在专注演奏的就是今年15岁的陈耀磊,目前在我市某中学上初中三年级。陈耀磊的爷爷陈保平介绍说,自从孙子7岁第一次接触曲胡就迷上了,现在已正式练习了好几年,现在他会演奏的曲子有很多,曲胡独奏曲《大起板》《思乡情》《塔塔尔族舞曲》等都已非常熟练。 “为了学好曲胡,我先后跟随过四位老师学习”陈耀磊说,他曾经拜过四位老师学艺,他的启蒙老师是以前在他家里租房住的一位周口人,他经常拉曲胡,小时候他就非常感兴趣,爷爷当即就给他买来了一把曲胡,让他跟着学习。在后来的正式学习中,师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华海忠老师,接着又跟我市舞阳县的韩三军老师和许昌曲剧团团长董国正老师学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曲胡演奏的方法和技巧。 “开始练的时候很难,不好找音准,我就在琴杆上按音准位置粘上胶带,按着胶带位置练习摸音准,后来练得多了,就掌握好了,就把胶带撕掉也可以找准音准了”陈耀磊告诉记者,现在他基本上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练习半个多小时,一天不练等于倒退三天功,三天不练就感觉到手指僵硬,要做到弦不离手,才能使功底不丢。 后悔没练好“娃娃功” 陈耀磊告诉记者,他在曲胡的学习上在也经历了一番波折,买来第一把曲胡时他就爱不释手,天天抱着练习。上小学二年级时,由于学习成绩下滑,他妈妈觉得是练习曲胡影响了学习,便不赞成他继续练习了。2006年夏天,他跟爷爷一起到外面游玩,见到有人在拉曲胡,就又动了想学习曲胡的心思,爷爷非常支持他,于是回来之后就开始了正式拜师学艺的历程。 陈耀磊家门口一位餐馆的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这几年来,他基本上每天傍晚都搬一把椅子坐在家门口练习,前几年刚开始学拉的时候不成调,听着烦人,现在越拉越有味儿了,有板有眼儿有节奏了,一到晚上都想听他拉两曲。 “现在耀磊好多曲目都拉得非常好,还在比赛中得了奖,他妈妈现在也支持他了”陈保平告诉记者,在今年元宵节期间刚刚举办的郾城区第二届“和丰”杯民间文化艺术节器乐类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也曾在2007年新天地首届戏迷擂台赛中荣获优秀选手称号。 “要是早从他小时候就正式拜师学习,练好‘娃娃功’,现在功底就更扎实了”陈保平说,陈耀磊也一直后悔当初没有坚持练好“娃娃功”。 冷门艺术青黄不接 陈保平说,曲胡是我省第二大剧种——曲剧伴奏中的主弦,所有伴奏都要跟着曲胡的音调走,学习曲胡难度也很大,指法上错一点发出的音都不一样。现在年轻人学习这个的非常少,会拉的大多是老年人,算是冷门艺术,像陈耀磊这么大年龄的学习者,据他所知在我市市区还没有第二个,像这些传统艺术在传承上几乎是青黄不接。 “当时第一个接触的乐器就是这个,就是觉得比较独特,非常喜爱,也就坚持学了”陈耀磊说,这也是一门艺术,他会继续学下去。

图片 1

在我国众多地方戏曲中,曲剧的音乐已经发展到了男女分腔和性格化分腔的较高层次,应该说这与它伴奏乐器中的主弦曲胡有着直接关系。尤其是曲胡与唱腔音域的完全一致,以及演奏韵味与唱腔的高度统一、和谐,在许多的地方戏中,是极为少见的。这一演奏与演唱之间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艺术性能,一方面体现了曲胡自身的演奏特色,另一方面则为曲剧音乐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由是,曲剧的主奏乐器曲胡与剧种之间所构建的和谐之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为我们其他一些地方小戏剧种的男女分腔、行当分腔等,提供了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

左手抚握琴弦,右手拉动琴弓,两眼微闭,双脚稳稳踏着地,随着手指在琴杆上上下翻飞,一曲悠扬的《夸河南》从贾安基手中的曲胡上汩汩流淌而来。那乐声时而铿锵激越,时而舒缓婉转,似乎在诉说这位大柴湖老移民50多年的曲胡人生。

曲剧,是在鼓子曲的基础上,吸收了当地民歌小调以及其他兄弟剧种艺术所发展而成的。其先始形态只是一边踩着高跷一边演唱,故被称作 高跷曲。到了上世纪20年代末,在洛阳、南阳等地,高跷曲已比较普遍地走了高台,大家慢慢又称之为高台曲、曲子戏,后来才统称曲剧。曲剧是河南的第二大剧种,除在河南流行外,还在河北、山西、山东、安徽、江苏、湖北等地广为流传。上世纪中叶,仅鄂西北地区就有十多个专业曲剧团。曲剧的唱腔以曲牌连缀体为主,常用的曲牌有、、、、、、、、、、、等十余个。演员的演唱以真嗓为主,假嗓为辅,这具有对比色彩的演唱效果就与曲剧旋律高起低落、级进下行的音乐特征,共同构成了曲剧音乐较强的叙事性和抒情性。

去年夏天,悠悠琴声曾引来人民日报社记者的探访。6月8日,在我国第10个文化遗产日前夕,记者采访了贾安基老人。

曲胡也称大弦 、坠胡 ,它是河南曲剧、坠子,山东吕剧、琴书等戏曲、曲艺的主要乐器。琴杆的长度将近90厘米,它的声响与人声极为相似,颇具特色。除了用于伴奏外,还可独奏或合奏。

中等的身材、飞扬的长眉、娴熟的动作让69岁的贾安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老人出生于河南淅川县,幼年经常跟随大人看戏听戏,并渐渐迷恋上曲胡那浑厚优美的声音。1960年春天,时年14岁的贾安基找来一块枣木板,挥起菜刀砍了起来,他想制作一把曲胡。一不小心,菜刀砍到了左手大拇指,顿时鲜血直流,现在指头上还有一道伤疤,每当天气变阴,都会隐隐作痛。贾安基没有放弃,当年冬天,他不仅做成了自己的第一把曲胡,还学会了弹奏,从此开始了与曲胡的一世情缘。

和谐之美,首先表现在曲剧的唱腔与曲胡有着完全统一的音域。

1968年,22岁的贾安基背着自制的曲胡,移居钟祥市柴湖镇。远离故土的移民,何以抚慰心中浓浓的乡愁?报告文学《移民大柴湖》的作者全淅林也是一位老移民,长期研究大柴湖的移民文化,被尊称为移民活字典。全淅林告诉记者,河南有句顺口溜叫弦子响,嗓子痒,能够在大柴湖听听家乡的曲胡声,对于移民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每到闲暇时节,移民们都会围坐到一起,听贾安基拉曲胡。当熟悉的弦乐响起,大家仿佛又回到800里外的故乡,缕缕乡愁从他们心头慢慢散去。

曲剧唱腔多为C调,唱腔的音域一般是从C调5到高音区的5,横跨两个八度。曲胡亦然,与唱腔的音域完全相同,曲胡用其宽阔的音域,包罗了所有的女腔和男腔。

开始他只是喜欢拉曲胡,无论走到哪儿,都要把曲胡背上,柴湖文化站站长李正禄告诉记者:后来一些移民听说老贾在河南时做过曲胡,就来找他修曲胡、买曲胡,老贾又重操旧业,开始制作曲胡了。贾安基的曲胡作坊并不大,约四五平方米。一条宽25厘米、长2.5米的板凳算是工作台。地上放着锯子、电钻、凿子、刨子、刻刀等工具;桌子上放着蛇皮、檀木、松香等材料;墙壁的琴架上,挂着几把刚做好的曲胡,每把曲胡上都刻有国家一级演奏家陈同振监制的字样。

曲剧唱腔的旋律音列由高向低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组:

为了能刻上这几个字,贾安基先后四次背着曲胡去河南南阳市接受陈同振的考核。陈同振是河南省知名曲胡演奏家,许多演员以能在他的伴奏下演唱为荣,其弟子张付中是河南卫视节目《梨园春》的曲胡琴师。

第一组 第二组 第三组

陈同振老师真不愧是行家,我每次去见他,他都能找出一些问题来,不是说琴筒小了,就是说琴皮蒙得松了,他对制琴工艺的要求非常高,贾安基告诉记者,直到去年4月份,陈老师对我的曲胡进行了第四次试听,认为我制作的曲胡音色纯净、宏亮、清脆之后,才同意在我制作的曲胡上刻他的名字。

5321 2165 1654

随着贾安基的名声越来越响,他的家渐渐成为方圆百里曲剧戏迷的活动中心:有人找他买曲胡,有人找他修琴弦,有人找他伴奏唱几嗓子。对于一些年纪较大、身体不太好的戏迷,贾安基还会上门为他们修曲胡、送曲谱。每日里迎来送往,贾安基过得充实而快乐。他说,为了让更多的人喜欢曲胡、拉曲胡,自己就是累一点也愿意。

第四组 第五组

倾听曲胡、演奏曲胡、制作曲胡、推广曲胡贾安基自14岁和曲胡结缘以来,五十余载与曲胡形影不离,一直就在做这几件和曲胡相关的事情。可以说曲胡就是这位老移民的另一个人生伴侣,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5321 2165

记者手记

在上述五组旋律音列中,女腔是五组音列的全部,而男腔则是第三,第四,第五组旋律音列,也就是说,无论是女腔, 还是男腔,都在5和5之间。曲胡是两根弦的乐器,没有腰码(通常说的千斤),内弦定 5,是曲胡的最低音,外弦定1 音,四度定弦。曲胡的音域超过了两个八度,它包罗了曲剧声腔的全部音域,由此可见,曲剧唱腔的音域正好与曲胡的音域完全吻合,难怪演奏曲胡的琴师们有句口头禅:管你怎么唱,你总跑不脱我的琴杆子!

他们的心事

许多大剧种的唱腔与伴奏却不是这样了,如皮黄腔、梆子腔的各个剧种,它们的主要乐器的伴奏,基本是固定在一个把位上,这就少不了出现老少配的情况,如皮黄剧种里的,京胡上就只有一个5音,而却只有一个1音;再如豫剧的板胡,无论演员唱的是高音还是低音,仍然是只有一个1 音。恰恰它们的这种老少配的伴奏,迎合了京剧、豫剧等剧种风格和韵味。只有曲剧与曲胡的演唱、演奏是实际音高,两者完全相同,除特殊情况之外,它的演唱与伴奏,处处体现出了和谐之美!

记者在采访全淅林时得知,曲胡属拉弦弦鸣乐器,是河南省第二大剧种曲剧的领奏乐器。民间曾有不同的叫法,如胡琴、大弦等。上世纪70年代初,定名为曲胡。广泛流传于豫、冀、鲁、陕、台湾等十几个省市及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地。

和谐之美,还表现在曲胡的不同把位与曲剧的男女分腔上。

曲胡的演奏特点是揉、打、滑巧妙结合,其音乐特点是表现力强,可以伴奏,又可独奏。贾安基认为,要想更好地发挥曲胡的演奏特点,就应该在曲胡的制作工艺上有所突破和改进。他深入研究,从歌手的演唱中得到启示,大胆地在琴筒的内部结构上做文章,该阔的阔,该细的细,最终收到奇效,做出的曲胡件件音准、亮脆,韵味浓郁。正因为贾安基的创新,他才成了鄂、豫曲剧界内行称道的制作高手。南阳市曲剧团团长助理李平说:他的曲胡工艺精、音色美。南阳市艺校老师刘一评价说:贾师傅制作的曲胡音色纯净、宏亮、清脆,传统曲胡难以媲美。记者现场倾听了钟祥老年大学曲剧班领衔琴师江洪建的演奏,颇有绕梁三日之感。

曲剧唱腔的五组旋律音列,在曲胡上通常划分为下、中、上三个把位。下把位主要演奏的是第一组旋律音列,中把位演奏的是第二组、第三组旋律音列;上把位则是指第五组的旋律音列。

一把曲胡从选材下料到成为成品有很多道工序,老人一点也不敢马虎,即使加班加点地干,一个月也只能做出2把曲胡。同时,因为材料昂贵、成本较高、工艺复杂,经济效益比较低。尽管贾安基试图通过多种渠道推广曲胡,愿意为热爱曲胡制作的年轻人提供学习机会,让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但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

曲剧的女声唱腔抒情性较强,音域宽阔,包含了曲剧唱腔五组旋律音列的全部音。曲胡的下把位是在高音区,音色柔美而细腻,中把位是中音区,音色明亮而坚实,上把位浑厚而苍劲,三个把位的乐音,组合在一起,恰恰是曲剧女腔的音乐特征。曲剧女腔起腔明亮,正好是高音区,也是曲胡下把位的音,高音起腔后,接下来到了中音区,这里是女腔旋律的迂回和韵腔之处,正好是曲胡的中把位,是大幅度揉弦最得力的区域;再下来就是唱腔的尾部了,是偏低的音区位置,是曲剧音乐高起低落落的那一部分,一直落到最低的5音,这个音也是曲胡的最低音。例如女腔的四句结构的、等,每句唱腔旋律的头-----腹-----尾,正好是曲胡的下把位与中把位的组合,或者是中把位与上把位的组合。所以说:只有曲胡这样具有宽阔音域的乐器,才能囊括女声唱腔的全部音域。

今年6月13日是我国第十个文化遗产日,文化部、国家文物局5月14日公布了今年文化遗产日的主题保护成果全民共享。如何将曲胡制作这项传统文化传承下去,是贾安基、全淅林这些大柴湖老移民的心事。

曲剧的男腔与女腔相比,所构成的框架基本相同,因为是高八度的演唱,第一组的旋律音列中的音,也因为高不可攀而被自动放弃。所以第三、第四、第五组的旋律音列才是曲剧的男声唱腔音域。曲胡是用中把位和上把位来演奏,它的音色、韵味与男腔特别吻合。此外,曲剧的男腔与女腔还有简与繁的区别,男腔朴实、大方,苍劲、浑厚。这里以曲剧《卷席筒》里小苍娃的唱腔小苍娃我离了登封小县这段戏为例:1. 小苍娃我离了登封小县: 曲胡的中把位

2.一路上,我受尽饥饿熬煎 曲胡的中把位、上把位

3.二解差好比那,牛头马面 曲胡的中把位

4.他和我一说话 就把脸翻 曲胡的中把位、上把位

由此可见,曲剧男腔的音域与曲胡的演奏是那么合拍,曲胡把男腔伺候得服服帖帖,两者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一般来说,曲剧生角唱腔的音域,在曲胡上是以中把位和上把位来演奏的,而老生唱腔,由于行当的区别,曲胡就多以上把位为主。如《寇准背靴》里的老生唱腔 下朝来一边走一边长叹,其音调基本上属于第四组旋律音列,曲调在5 3 2 1之间迂回,加之曲胡的上把位的伴奏,更显出了老生的行当特征和人物的气质。曲剧的净角唱腔,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逐渐具有了鲜明的个性,演唱者大都采用了特殊的虎音、炸音来发声,在第二组、第三组旋律音列之间来报字和行腔,曲胡全部使用音量大、穿透力强的中把位来演奏,使得唱腔颇具净角的性格特征。如曲剧《包青天》中包拯的唱腔听说皇姑到衙内便是如此:听说皇姑到衙内、猛想起当年中高魁、我在此宫院云诗对、她笑我的容貌黑如墨。这四句全部在曲胡的中把位上, 使用最多的是356、365几个音,准确地刻画了包拯的艺术形象,较为成功地创造出了曲剧的净角唱腔。 可以说,今天曲剧男腔的行当分腔,曲胡的伴奏功能,功不可没!

和谐之美,同时体现在曲胡的演奏与曲剧的剧种风格上。

曲剧唱腔的四度或四度以上音程大跳的旋律特征,与曲胡的演奏特点极为吻合。曲剧音乐是以四度大跳作为支点的,如251 521 265 154等,都是曲剧唱腔构成的基因,恰恰这些乐音的组合,是曲胡演奏起来最上手、最得力的。因为曲胡琴杆较长,所以在演奏上把位、中把位时,音与音之间的距离较远,食指必须跳过中指,才能与无名指构成大二度的音程关系,这正好是曲胡上把位和中把位出彩之处。所以,以四度跳进为支点组合而成的唱腔,对曲胡的演奏而言,简直就是如鱼得水,那种和谐之美,简直无与伦比。

曲胡特殊的演奏技巧,有助于人物情绪的刻画和剧种风格的张扬。曲胡大滑音、柔音、大幅度揉弦、顿音等独特的演奏技巧,为唱腔增了色,为剧种添了彩! 曲胡的下滑音和上滑音,大小幅度各不相同,也可完全与唱腔旋律同步,来增强唱腔报字的口语性;它也可在间奏、过门中间展开,使得音乐更加活泼、跳跃。这里特别要提及的是曲胡演奏的那种大幅度揉弦,是其他任何乐器难以相比的,揉弦的幅度竟然有一个全音的距离,其发出的声音效果,可以是激动的,更适合表达那种悲痛欲绝的情绪,轻则好似低声凄凄,重则像那捶胸顿足!曲胡那一连串的揉弦,是、、、等抒情性的唱腔使用最多的一种伴奏手法。难怪人们常说:曲胡的揉弦,能把人的心揉碎呀!曲胡的顿音,在伴奏欢快、愉悦和叙事性的唱腔里使用较多,它可以模仿人物的语音、口气、笑声等, 曲胡的顿音在欢快的、的起腔过门、间奏中大量使用,常常是一个带有顿音的大过门,就可以把人物的性格和喜悦的心情显示出来,对一些喜剧来说,这种演奏技巧堪称一绝。

总之,曲胡虽然是曲剧的主要伴奏乐器,但它对曲剧音乐的舞台呈现,起着重要的作用,曲剧剧种音乐的发展,更是离不开独具特色的曲胡。纵观曲剧与曲胡所彰显的和谐之美,再去分析曲剧男女分腔、行当分腔的经验,也许对其他地方戏剧种音乐的发展,有着一定的积极意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