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焦急的洗漱完,你回头的时候眼神在闪烁

 美高梅登录中心     |      2020-03-26 15:19

我记得我爱过 泡沫之夏主题曲 演唱:何润东

后视镜里的我

有人说,需要一场“仪式”,来祭奠死去的爱情。也有人说,需要一段时间,来埋没爱后残余的留念。更有人说,一方嘘寒问暖,一方假意编磐,不痛不痒。

电台有人点播 播我记得我爱过 后视镜里的我 沉默话不多 目送你下车上楼 紧握的蕾丝漂泊 你的脸一闪而过 知道一些线索在这个时刻 我忍住没有问出口 我记得我爱过 哭着要不回那些快乐 怕情绪失控着 怕我泪流成河 怕你所有些事勉强不得 你感情上的转折 我记得我爱过也懂了 泪湿透了纸鹤 爱斑白了颜色 而我的心被撕裂般拉扯 你说只是朋友 已经难以愈合 我配合的很难过 你眼神在闪躲 在这个时刻 还有什么你没说 你低头擦指甲油 数着樱花有几多 画面感很温柔 我却心算着 哭着要不回那些快乐 你几次沉默 冰冷对我 我记得我爱过 怕情绪失控着 怕我泪流成河 怕你所有些事勉强不得 我记得我爱过也懂了 你感情上的转折 泪湿透了纸鹤 爱斑白了颜色 而我的心被撕裂般拉扯 我记得我爱过 要不回那些快乐喔~~ 怕情绪失控着 我记得我爱过也疯了 怕我泪流成河 怕你所有些些勉强不得 开始自言自语着喔~~ 泪湿透了纸鹤 爱斑白了颜色 而我的心被撕裂般拉扯 已经难以愈合

沉默话不多

美高梅登录中心 1

美高梅登录中心,目送你下楼,上车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出现,会给另一个人,带来多大的困惑和不安——那些所谓前任

送你的蕾丝围巾在飘着

从被窝里爬出来那一刻,已接近十点,我起身坐在床沿用手揉了揉仍略带困意的睡眼,看向右边的位置。看见唯一一位和我一样放十二天长假也没回家的室友还在,就心安了许多。她说,外面很冷,在我起床之前下过雨,并提醒出门上班前别忘记带伞。我睁大眼睛,咧开嘴,故作微笑的模样朝她回了个“嗯,好”,就匆忙的转身,端着盆去水房洗漱。匆忙的洗漱完,将伞塞进书包,便离开了寝室。

你回头的时候眼神在闪烁

我突然清醒的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是害怕孤独和被关心的,不然也不会因为感觉到不是一个人就变得心安,因为几句关心就难受到想要逃离。原本想要像以往一样,用跟身边熟悉的人不停说话的方式来打乱自己太过集中的思绪,在那个时候,就可以是开心的,尽管这很短暂。我是个不适合自己呆着的人,可很多时候,却又更愿意选择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做沉默者。毫无例外,今天的状态即是如此。不管怎么掩饰但本能反应骗不了人,一直的形单影只,也不过是应对生活要拥有的高傲的倔强。

我忍住没有问出口

外面风很大,散披着的头发被吹的肆意飞扬,我懒得去管,只是用手裹紧外衣,走在冷风中。在公交站牌前,微笑着匆忙跟偶遇同行的伙伴道声再见便跳上了公交。

你说只是朋友

有一句话说:当我们还买不起幸福的时候,我们绝不应该走得离橱窗太近,盯着幸福出神。

我配合着,难过着

只是我觉得明白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却晚了些。我走近橱窗,出神了太久,太久。

你的眼神也在闪躲着

在靠窗的位置,我侧着脸看着车窗外的建筑,车辆,人流,一一掠过眼前,却丝毫没有让低落到极点的心情变得好一些。一切都清晰明了,下一刻却就全全消失不见。就像那份幸福,转瞬即逝。于是我从包里掏出耳机,塞进右边的耳朵,点开播放器按了开始,便斜靠在座位上,闭着眼,静静听着。

你什么都不做

手机里何润东在唱着,“我记得我爱过,哭着,要不回那些快乐,怕情绪失控着,怕我泪流成河,怕你所有些事勉强不得,我记得我爱过,也懂了,你感情上的转折,泪湿了纸鹤,爱斑白了颜色,而我的心被撕裂般拉扯,已经难以愈合,你说只是朋友,我配合的很难过,你眼神在闪躲,在这个时刻,还有什么你没说,你低头,数着樱花有几朵,画面感很温柔,我却心算着,你几次沉默,冰冷对我……”歌词里似乎满满的都是那些我不能言说的心情。所谓的情绪失控,泪流成河,没那么夸张,却也需要用手拽住衣袖去试图遮挡,擦拭。我将播放模式调成了单曲一遍一遍循环。

低着头不说

有时会有这样的感觉,似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不开心,就只有你在乎的那个人不知道。大概,是因为那些不开心或者开心与他有关,而他全然不知,亦或者,对他来说,本身都是些无关紧要,不足以能放在心上。两个人之间像有一条很宽很宽的河,他不愿意过来,却又隔海相呼,她愿意过去,他却极力阻拦,就这样隔在两个对立岸,谁也走近不了谁。

画面感很温柔

那条叫过去的“河”,狠狠的拦在了两个人之间。

我却心算着

就像那堆曾经在电话薄里重要位置现在已不关紧要的号码,可以从电话薄里删去,变成没有姓名,没有提示的数字。但其实,都根深蒂固的刻在了脑子里,存在不存在都已是存在,再也没有了删除的意义。可过去再美好,终已是过去,抱紧过去的人,又怎么会有手再去抱紧现在和未来。

你几次沉默

他说:“你不必对我有十分的真心,这样就不至于在分开时太过伤心欲绝。”我沉默不语。

冰冷对我

嗯,我也想像你说那般计划着该付出多少分的真心,十分?二十?五十?八十?可是,这些通通都不是我要的答案,所以我只能沉默不语。我计算不来一份感情投入分量的多少,我也解释不来一份真心该怎么挤兑着一点点给予对方。我学不来那份计划,大概也是因为此,我才会乱了生活的节奏,变得不知所措起来。我紧咬住曲成一团塞进嘴里的食指,这些话,除了跟自己说,我又能怎样。

我记得我爱过,哭了

“我的心还没在你那儿。”

却要不回那些快乐

“我给你的关心还不及给她的二分之一。”

怕情绪失控

“真的,我很感动。”

怕泪流成河

“即使以后不在一起了,有回忆就足够了。不一定非得要在一起。”

怕所有些事勉强不得

“……”

我记得我爱过,也懂了

他的那些话语,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回响。我学不来那份洒脱,却也权衡不来每份情感。打过的“预防针”也丝毫没有起到它该有的效果。敏感的神经在那些没有微笑的日子里一次又一次被唤醒,像根深蒂固的“坏病”,稍有不适,就顺势“旧病复发”,一点点吞噬完我所有的认真和执着。

感情上的转折

“我可能会考回C市……”他说着,我低头沉默,嘴里嚼着的锅巴,全然无味。

泪湿透了纸鹤

“确实,在我看到她在我留言板给我留言时,我特别激动。”他继续说着。

爱斑白了颜色

“那你去找她啊!跟着我干什么!”

心也被撕裂般拉扯

“我又没说跟她有什么,已经覆水难收了。”

却彻底疯了

“你走!”我狠狠的将书包砸向他。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走,不要跟着我了。”我起身将手里的锅巴扔在长木凳上,背着书包,狠狠地跑走。

B陵门口的人行道像一条没有尽头的“死路”,无论我怎么走,都没能走到尽头。我摔了手里的手机,毫无顾忌的大声痛哭。

“是。我很爱很爱我前女友,和她在一起时,在我的未来规划里有她。可是跟你在一起,我没有谈恋爱的感觉,就像亲人朋友一样,就连我在规划时都没有把你规划进去。我发现我还是爱不上你。”

“所以,我们分手吧。”我说

“可是……我不想分手,我怕你难过。”

“哼,你真是可笑。”我冷笑。

他的这些话就像咒语一样在我脑子里不停响啊响。脑海里冒出那些画面也一直挥之不去,我骂自己不争气,没出息,可又能怎么办,不管平日里多么的坚强,却在此时此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每一口呼吸里似乎也都是感伤的味道,涩涩的,散发着苦味。每呼吸完一口,我就想死死的憋紧气,去减少交换的频率。

我没有想过,一个人竟然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坦诚的去伤害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和宽容,以为坦诚就可以相处,以为在时间里磨合就可以相爱,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所有真心的付出,换来的也不过是一句我很感动,所有坦诚背后的真相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原来都只是自欺欺人。那些发生过的场景,那些话语,一字一句狠狠刺向我脆弱的身躯,那样的赤裸裸。想不明白,到底我是爱了怎样一个人,才会让所有的理智和判断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我是谈了怎样的一场恋爱,滑稽得可笑,却还觉得深深爱过。

我在目的地的站口跳下公交,将自己淹没在假日拥挤的人流里。而在街头的风口处,风更加肆意张狂,也正好,吹干了那些散落下的泪水。而我,连外套也懒得动手再去裹紧,任它随风起,随风落。就这样,一个人走着,走累了,心大概也就跟着碎了吧。落满一地,再也收拾不回来,拼凑不完整。从此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去隐藏,所有藏在自尊里的倔强,我吸了吸鼻子,想咧嘴笑一笑,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大步的向前。

他不爱我,像莫文蔚歌里唱的一样,他的回忆清除的不够干净,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她的电影。

我说:冬天的噩梦,从冬天延续到了冬天,我想假装我很好,可我发现我做不到,本以为大笑就好,只是笑着笑着,却只是抱着头痛哭了。那些笑里的无奈,那些话语里的心碎和绝望……

我说:既然离开了,就不要再轻易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出现,会给另一个人,带来多大的困惑和不安。

我说:我没哭,我只是眼睛累了。

我还说:我只对自己说,我只能对自己说……

2016年10月